白恩培在昆別墅曝光 妻子一個手鐲價值1500萬

有些熟悉的人物和人名,你也許只能從這部片子里再見到最后一面了。

昨晚,由中央紀委宣傳部、中央電視臺聯合制作的大型電視專題片《永遠在路上》在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首播。

為什么說震撼。因為此前的預告已經說了:專題片列舉了多個領導干部違紀違法典型案例,蘇榮、呂錫文等案件當事人現身說法,還對這些案例進行深入點評和分析。要知道,很多高官自被查之日起,就再也沒有公開亮相過,更別提接受采訪了。

專題片共分八集:第一集《人心向背》,第二集《以上率下》,第三集《踏石留印》,第四集《利劍出鞘》,第五集《把紀律挺在前面》,第六集《拍蠅懲貪》,第七集《天網追逃》,第八集《標本兼治》。攝制組先后赴22個省(區、市),拍攝40多個典型案例,采訪70余位國內外專家學者、紀檢干部,堪稱反腐力作。

在第一集中,三個重量級的反面典型就同時出鏡,其中就有神情絕望的云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

目前,白恩培已經注定了終身監禁的命運,他在“里面”是什么情況,終于揭曉答案。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白恩培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對被告人白恩培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對白恩培受賄所得財物和來源不明財產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經審理查明:2000年至2013年,被告人白恩培先后利用擔任青海省委書記、云南省委書記、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房地產開發、獲取礦權、職務晉升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直接或者通過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46764511億元。白恩培還有巨額財產明顯超過合法收入,不能說明來源。

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白恩培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其行為構成受賄罪;白恩培的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不能說明來源,構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應數罪并罰。其中,白恩培受賄數額特別巨大,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論罪應當判處死刑。鑒于其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罪行,主動交代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賄犯罪事實;認罪悔罪,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具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同時,根據白恩培的犯罪事實和情節,依據刑法的有關規定,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法庭遂作出上述判決。

白恩培:我1985年就是延安地委書記。副部級以上都二十多年了,正部級崗位上也十多年,沒想到老了老了,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

白恩培是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的兒子,通過組織的培養、出色的工作,39歲就成為延安地委書記,之后又歷任多個重要領導崗位,曾先后在青海和云南擔任省委書記。然而臨近退休,他卻因為腐敗問題落馬。

白恩培:慢慢隨著職務的提升,再加上環境的影響,考慮自己的就越來越多了。尤其是2005年以后,自己也60歲了,又生了一場大病,這個時候思想就拋錨了,就追求物質的金錢的。

云南省屬于經濟欠發達地區,白恩培擔任省委書記之后,提出推進“大昆明”發展戰略,隨后云南各地也紛紛開始推行“大城市”戰略。大量的開發項目,吸引了不少來自全國各地的投資商、開發商,一些人開始尋找各種機會接近白恩培。在和商人打交道的過程中,白恩培產生了心理不平衡。

白恩培:他們就住豪華的房子,坐豪華的車,個人還買的私人飛機。(我)也追求像他們一樣的生活,這思想就變了。

這是騰沖的一個大型房地產項目。為了拿到這個項目,開發商送給白恩培的現金和禮品價值就達到了數千萬元。一旦貪欲膨脹蔓延,手中又握有權力,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在云南主政的十年里,白恩培頻繁利用礦產、土地和房產等開發項目收受錢財,他的妻子張慧清也在其中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

周濤(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室工作人員):在云南當地就流傳著一句話,有事找“張姐”,在云南沒有“張姐”辦不了的事。張慧清在前臺辦事收錢,白恩培在幕后默默地支持。

在昆明市的一個土地開發整理項目中,為了拿到項目,企業老板找關系結識了張慧清。張慧清喜歡打牌,老板就經常到白家陪著打牌,借機拉近距離。關系越來越熟了,他順勢提出了拿地的想法,也順利地辦成了。而張慧清也明確地向他提出了要求。

周宏(涉案人員):有一天就跟我講,我看中個手鐲,大概1000多萬,你去付一下。我說好,那就買,1500萬買了個手鐲。

張慧清酷愛翡翠和玉石,白恩培喜歡紅木和茶葉,所以很多行賄人都投其所好,挑選名貴珍品送給他們。在辦案中,從白家查獲的藏品多得讓辦案人員震驚。

周濤(中央紀委紀檢監察室工作人員):我們光清理這些東西,前前后后大概十幾天的時間。像這種翡翠手鐲,都是用一個繩子一系,系起來這一串手鐲這么一提,就這種概念的。

就這樣,白恩培將“招商引資”變成了權錢交易的手段,自以為不會被人發現,全然忘了還有紀律和法律的約束。

白恩培:鬼迷心竅,昏了頭。我自己一年也有十來萬塊錢,我愛人她是央企的領導,一年收入也有幾十萬,完全夠了。但是理想信念丟失了,精神追求沒有了,突破了做人的底線,連法律的紅線也觸摸了。我悔恨,共產黨多年培養的省委書記,怎么變成這樣子,我給黨組織帶來的損失太大了。

為官者是不是清正廉潔、為民辦事,民眾心中自有評價。2013年,中央第五巡視組來到云南巡視,接到了大量關于白恩培搞權錢交易的舉報。對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來說是人心向背,對一個領導干部來說,便是群眾的口碑,道理是相同的。

白恩培:我自己腐敗了,但是我非常期盼中央能夠加大反腐敗的力度。十八大以后中央采取從嚴治黨的一系列措施,嚴肅查處腐敗,這就是黨的希望,只有這樣子我們黨才能夠承擔起歷史責任。

當私欲代替了理想信念,這樣的結局并不讓人意外。這不僅是白恩培個人的悲劇,更是各級黨組織和領導干部必須汲取的沉重教訓。

白恩培:我悔恨我所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給黨給國家給人民造成嚴重的不可挽回的損失,在此我向黨和人民表示真誠的、深深的謝罪。

腐敗傷害的是民心,而民心恰是執政之本。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放到空前的高度,正是因為清醒地意識到,這項工作關系到黨和國家的前途和命運,怎么重視都不為過。然而,有一些黨的高級領導干部,卻并沒有真正理解中央這一決策的重大意義,不僅不認真履行正風反腐的職責,甚至在欲望的驅使下繼續心存僥幸、鋌而走險,最終自身成為了反腐的對象。

本站轉載文章和圖片出于傳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權異議,請在3個月內與本站聯系刪除或協商處理。凡署名"云南房網"的文章未經本站授權,不得轉載。爆料、授權:news@ynhouse.com。

相關資訊

猜您喜歡

參與討論

登錄 注冊

熱門評論